“冷漠” “冷血”还是“冷静”?

标题说的是我自己啦。

从小我就发现我没有别人那么容易兴奋,或者说不容易投入生活?

小时候的表现是和家属院儿里的小朋友一起踢球捉迷藏什么的大家开玩笑似的想耍赖的时候会找我评理,因为我比起胜负心,通常表现得更看重规则吧。

在学校里的表现是我从不使用哪怕本人也认可的有调侃或贬义的外号称呼别人,印象中没有开过别人包含调侃或贬义性质的玩笑,同样也很反感别人对我开这样的玩笑。

呃,这样看起来,似乎只是个不合群的人而已。但我还挺喜欢凑热闹的啊,离不合群还是有些距离的,算小透明吧。

到这里为止,似乎和冷漠冷血没什么关系,但在我看来这里的逻辑都是一样的。我内部处理事情的方式就是让事情符合一个我认可的道理。当这个道理是大多数人也认可的道理时,我就是冷静的,当这个“道理”不是一个主流正能量的观点时,我就是冷漠和冷血的。

比如我曾经在公司午休的时候和中国人同事严肃地分享我认为法律应该允许把小于一定年龄(比如2岁)的婴儿以动物对待的看法。其内在逻辑是,很多人因为意外怀孕生育打乱了自己的人生,不得不想方设法遗弃或杀死自己的孩子然后被发现毁掉人生。有的人家本身愿意养育一个孩子,但当孩子落地时自带了整个家庭倾家荡产也难以治愈的遗传疾病时,受限于法律无法放弃这个孩子重新孕育第二胎,结果整个家庭陷入绝望。牺牲了这些父母和他们的家庭所带来的,是这些婴儿的免死金牌。从公利的角度来讲,他们父母为社会带来的利益的期望远大于为了保护这些婴儿生存社会所付出的代价的期望。从私利的角度来讲,这个家庭放弃这些无法承受的婴儿是对他们最好的选择。完全放弃婴儿的权益也不合理,但婴儿的权益应该附属于他的监护人,类似于宠物。我的设想是,在婴儿未满2岁之前,可以赋予父母对婴儿的处置权,类似于对宠物的限制,不可以虐待,但条件符合的话允许安乐死或出让。对父母之外的人,只要父母要求,婴儿仍然享有人类级别的权利,被外人伤害可以追究伤害人类级别的责任。

这是对我而言可以自洽的道理,但看一起吃午饭的其他人的反应,这似乎并不是受大多数人认可的方案,可以归入冷血范畴了。

最近又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刷微博时发现自己对很多社会新闻并不能产生和下面主流评论一样的愤慨。尤其在经历过很多新闻反转之后,我对我的愤怒更加的谨慎使用了。

有些新闻的事实比较清楚,但属于我的价值观里可以接受其存在的部分,这时候看到评论里一致的批判就会感觉很孤独。我想象如果我有了另一半,我们的宗教政治历史观或者部分其他价值观不完全兼容(which 几乎必然会发生),那我们还能有一个温馨和睦稳定轻松的家庭生活吗?理想的相处方式是求同存异,比如我不相信宗教,但不介意她是基督徒。我不会强迫她接受世界是物理的之类的科学观点,只要她不会在明知我的理性价值观的前提下依然用非理性理由对我进行宗教劝诱。反正互相尊重对方的存在吧,只要不造成损失和伤害。比如我可以接受她信基督,但不能接受她信传销。

Comments

  1. 关于两岁婴儿那个例子你的思考角度好像有问题,感觉确实有点儿反人类了…一个婴儿出生后立即获得“人”和“公民”的身份,受《世界人权宣言》和所在国宪法的保护,所以你说的要制定法律可以用对待动物的方式对待婴儿、对婴儿安乐死和出让不仅违宪,更触及了人权和人类道德的底线…我觉得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敢公然这么干的,那基本上就是人类公敌了(上一个这么干的就是搞优生学的纳粹德国)。而且这条法律容易滋生黑色产业链(比如为了获取某些器官…就不细说了)。换一个角度,可以制定法律法规强制要求进行婚检和产检,起到预防的作用。相关费用全部由政府或保险公司承担,以现有科学水平可以避免绝大多数畸形儿的诞生(不进行产检的,如果生出畸形儿则需要自己承担一定后果)。你的出发点是因为畸形儿的诞生会降低家庭生活质量成为负担,但解决这个问题完全可以有更人道的方法,比如相关的福利机构、特殊教育机构和医学研究机构的介入,政府给予一定补贴等等。而且在一个文明社会,抚育婴儿和未成年人本来也应该是全社会的责任。随着科学技术发展,在未来也存在着治愈这些病例的可能。另外顺着你的思路,很多老人也会得老年痴呆生活不能自理,成为家庭和社会的负担,那他们的子女亲属是否也能把他们当动物对待?再推进到植物人、残疾人…就很可怕了。
    有些新闻,如果一开始就能判断出事实真相当然最好,也是很理想的情况。但如果真相很模糊,那就别急着站队,站队也要站弱势的一方,在鸡蛋和高墙之间做选择一定要选择鸡蛋(好像是村上春树说的?),毕竟坚硬的高墙不需要也不在乎你的支持,而鸡蛋如果输了则要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
    至于选老婆,过来人表示,性格好+理工科背景,基本可以避雷,也符合你的要求(我记得我之前在大二微博下面@过你一个东京求脱团的妹子,感觉就是这个类型的)。

    1. 这就是我觉得我冷血的地方。。但也只是想法而已,我不会为了实践这些去违背所在国的法律的。这里就论迹不论心吧,论心就无完人了。

      有些更不符合普世价值观的想法,因为只是说出来都可能社会性死亡,所以只能在自己脑内自我讨论完善。如果有匿名性非常高的合适场地,我也想拿出来和别人探讨一下,不过以国内的实名制强度来看是没有希望了。而且风险这么高的事,只靠信任运营商我是不放心的。至少等我对信息从我的键盘到对方服务器的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都能精确理解,并且找到可以以极高可信度隐藏我的身份的方法的时候,我才会去逐步尝试吧。这里就不得不佩服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不仅隐藏行迹,甚至注意到自己的编程和注释风格,以及自己所写邮件的文风,真是匿名界的 super star。等到我把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怕是世上根据书写内容机器学习出原作者的文风,高精度定位到个人的技术已经更加发达了。
      也许有些事注定要独自承受,一个人带进棺材里。

      "选"老婆。。。真是个美妙的短语T_T。我只能在接受别人的选择和孤独终老之间做选择了。幸好东京男性终生未婚率接近四分之一而且逐年升高,孤独终老也不是很丢人的事情了。

      1. 说到匿名大佬,我第一反应是冰蛙icefrog. 不过因为商业合作,国内外电竞圈还是有人见过他,只是见他时要签保密协议。还有最近大火的《鬼灭之刃》的作者(我把第一季动画看完了,感觉就是中规中矩的少年热血漫),但匿名程度肯定都比不过中本聪。国外还是比国内讲言论自由吧,只要你说的话没犯法就不会有人管你,所以没必要那么紧张…如果你想找个地方和人讨论,披个马甲上twitter就是了,挂个tag肯定会有人愿意跟你讨论。国内的网站就别想了…看到你说的机器学习分析作者文风,我就想到我在某留德论坛上有好几个账号,大号一般都是发关于我自己的真实事情(比如找工作、考驾照),小号则一般用来扯一些社会话题,并且我大号是用原IP注册和发帖,小号则全部是用代理注册和发帖。同时我还会注意标点符号的使用(比如省略号,大号用两个句号,小号就用三个句号或三个点,以及区分使用全角逗号和半角逗号等等),就是你说的防止别人的文本分析攻击。不过我也不是啥活跃用户,估计也不会有谁那么闲来人肉我,我这么做也只是出于职业本能…从科幻的角度,未来的计算能力达到一定水平,会出现类似《基地》三部曲中的心理史学”这门学科(和现在的大数据科学很像),通过分析全球微小的数据变化(比如人呼吸产生的气流移动),可以真正做到前知500年后知500年…当然这是科幻,在数学上是否真的成立还是要等论证。
        东京男性未婚率高不代表人家不恋爱不同居吧?理想情况下(事业稳定、退休金稳定、保险稳定、社会稳定等等)的孤独终老是没问题,但考虑到全球老龄化越来越严重,未来各国对老年人的政策和福利都会有很多变数,所以找个合适的人来陪伴,建立家庭,共同抵御下社会风险我觉得还是个比较理性的选择。

  2. 两岁婴儿的那个问题,我无法接受。虽然我也痛恨那些妇人之仁的家伙,也信奉慈不掌兵的理念,甚至看三体我也能接受章北海理解韦德,但依然不能接受你的观点。
    不过,我也喜欢世界的多样性,即,我会乐于与你争辩讨论这个观点的合理性,也期待你能说服我,让我接受你的观点。对于所谓的“普世价值观”,我是不信任的,它是可变的。所以也不应当有什么道德高地,以及社会性死亡这一手段。
    说到个人信息的隐藏,我们具有同样的担心,只是苦无对策。不过反正我也不是入世强者出世智者,普通人一个也无人惦记,但如果能在这方面帮的上忙,也是很倾向去贡献一点力量的。现在嘛,也就只能更少去使用国内网站,多用虚拟机访问4CHAN, FreeNet用TG, Tor这些常规手段了,意义不大。
    没办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最后,如果有兴趣继续讨论两岁婴儿是否为动物的观点,咱可以找个安全的好地方讨论。

    1. 哈哈,不用讨论了,我们已经认识了,这类话题没法深聊的。有缘在网络某个尽头各自匿名相遇的话再聊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