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_border惊讶于专业画师对AI的敌意

美术行业的”工业革命”

图片由AI生成,作者见右下角水印

最开始在小红书上看到所有发 AI 图的文章下面都有人追着骂 AI 时,我的想法还是画圈画技很差要价很高的好战份子在无理取闹。

后来看到知乎有个搞培训的专业画师疯狂攻击 AI,我觉得这是 AI 对培训市场产生了严重影响导致的激烈反抗。

直到现在看到身边的画师朋友们也在 SNS 上转赞反 AI 人士的极端行为,终于让我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了。

以局外人的视角来看,这是一场机械化代替手工业的革命的开端。我非常期待这场革命能给我们消费者带来什么,同时对即将被代替的生产者抱有同情之心。

但细细品味一下之后,我发现我对这些生产者们面对这样的遭遇时的期待,似乎是他们应该感慨生不逢时,然后黯然接受命运的安排,而不是愤怒地指责变革并试图以一己之力阻挡历史的车轮。

正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扶着腰以历史视角宏观地看待这一切时,被卷入这场历史变革中的具体的人们感受到的是对未来的恐惧。我为我之前的同理心不足感到抱歉。

那么,然后呢?

我依然认为 AI 会很大程度上减少画师们的工作负担,甚至减少工作本身。这不是靠污蔑 AI 只会无脑拼凑其他画师生产的图的”尸块”,说它只会抄袭没有创造力不配创作艺术之类的话就能阻止的。

我觉得未来一个可行的方向是训练 AI 需要获得作者(画师)或者所在平台(reddit)的同意,素材提供方可以为自己的训练数据定价,就像科研领域购买语料库训练语言模型一样。

但之后合法训练出来的 AI 将对其生成物享有版权并可以商用,结果是 AI 依然会挤压现有画师的生存空间,那时要怎么应对呢?靠继续坚持 AI 的创作是没有灵魂的吗?

在我想象中的未来,画师们可以利用 AI 创作辅助出图,然后手动调整。因为技术的成熟使画师们产量暴增,画作单价下降但需求量提高。

独立游戏或是社团宣传都可以用得起精美的美术设计,所有商品都精美无比。

原本就十分擅长绘画的职业画师因为手动调整部分能力出众,其不可替代性依然有所保证。

与此同时,那些对基础美术并没有什么天赋,但对计算机生成技术十分精通的人们也有幸可以进入这个行业了。

编程领域的”工业革命”

其实这个景象在游戏领域已经发生过一次了,那就是 unity 和虚幻引擎带来的编辑器主导的游戏开发模式代替 Cocos2dx, Ogre3D 和 Irrlicht 之类以程序库主导的游戏开发模式。

在这场变革中,有大量原本只能靠程序员编程或配表完成的对游戏内场景甚至逻辑的开发,变成了看看文档谁都能干的简单劳动。

甚至有大量花了毕生精力钻研游戏框架或引擎设计的一线开发人员瞬间失去了自己的主战场,多年建立起来的技术壁垒在无数技术大佬创造的游戏引擎和海量文档以及无数用户在网络上创建的攻略和问答信息面前变成了叫好不叫座的”屠龙之术”。

我虽然从未成为游戏引擎开发领域的大佬,但也曾经历过那个时代的尾巴。

当时的游戏开发教材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完全就是游戏引擎开发教材。我自己参与的大部分游戏开发经验也都是此类”游戏引擎”的开发。

那么我们这些武功被废的程序员对待以编辑器开发为主游戏引擎是什么态度呢?还能怎么样,什么流行学什么呗 T_T

在公司里我经常跟美术同事表达自己对他们工作经验和技术保质期长的羡慕之情,毕竟 IT 行业的知识半衰期实在是太短了。

美术领域称得上大变革的,在我看来主要是纸笔美术到手绘板数码绘,3D 流行以后开始出现的 3D 建模相关美术,还有逐渐开始兴起的数码绘和 3D 建模辅助绘图的融合。这次 AI 绘图目前还没有被商业项目大规模采用,所以目前还称不上变革。

而在 IT 领域,这个变化就剧烈太多了。像 2D 美术看到 3D 美术的出现这样赛道级变化,在最近十几年里光我见证过的就有:
静态网页提交换页到 ajax 动态网页设计,
asp, jsp 为主到 php,nodejs,python 谁来都能干,
ruby on rail 从出现到爆火到消亡,
J2ME 手机游戏平台从出现到统治到消亡,
塞班平台从出现到消亡,
徒手写游戏到用 cocos 之类游戏框架写游戏,
用 cocos 之类游戏库写游戏到用 unity 和虚幻引擎写游戏,
clang,java 写实时服务器到 golang,nodejs,python 轻量级快速开发抢走大量中小客户市场,
万物用 C++ 开发到底层语言就业狭窄只能搞搞底层,
delphi 写简易 GUI 程序到 QT 甚至内嵌 chromium 的 electron 式简易 GUI 开发越来越多甚至微软之类大厂都开始采用,
从只能用 flash 到不能用 flash,

等等。更不用说无数虽然没有换赛道,但是使用的工具和框架彻底改变的造轮子弃轮子大赛了。

在残酷的斗争中,程序员们已经习惯了自己会随新技术的诞生而逐渐贬值的现实。现在大家躺平的躺平,内卷的内卷,几乎没有人试图阻止时代的前进了。

我的反思

写到这里,我开始反思,是不是 AI 美术这波变革来得太突然又太强烈,不像程序领域里每个新技术从出现到出名,从被商业公司验证到被大厂采纳,最后到影响旧领域从业人员饭碗这一整个过程非常的漫长且平滑,给人足够的时间作出反应,所以画师们这么抵触?

仔细对标一下,如果 AI 编写简单程序变得很成熟,我们会不会因为 AI 偷学了我们的代码而抵制自动化编程?

我想,大多数人还是只会跟进去学习如何驾驭 AI 为自己服务,甚至学习如何给 AI 打下手吧。也许会有人预判未来普通程序员难以糊口,转而去学习 AI 领域的开发技术了。

我真的很难想象程序员会抵制 AI 写出来的代码没有灵魂,或者 AI 是在拼凑其他程序员的作品,只是在缝合尸体什么的。

毕竟,我们自己的学习过程,也不过是不断学习模仿其他人而已啊。只是我们调教的是我们脑内的神经突触,AI 调教的是他的 feature 的权重。

如果说美术是艺术所以人类创作的画作比程序员创作的代码更有价值,那我就不服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