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生活记录

维护了一个月开源项目,从甜蜜到沉闷

上篇日志提到我接手了一个开源项目的维护开发工作,当时的心情主要是激动和庆幸。

现在又一个月过去了,我开通了 QQ 群供使用者快速汇报问题,结果加群的人意外地多。看来有很多人使用中遇到了问题,但又不想在 repo 里提 issue 搞得那么郑重。

比起 github 上发 issue 的人,QQ 群里的提问更琐碎,或者说更”小白”一些。很多时候大家问的都不是程序本身的 bug,而是如何使用一个应用程序,配置一个 docker 时遇到的问题。

虽然 QQ 群确实方便了我和提问者快速问答交流 bug,还能上传一些比较大的文件供我调试,但群里不断重复提出的琐碎问题带给我的精神压力还是超过了它带给我的好处。

有几次我甚至有些闹情绪地在群里说我的开发热情要被消耗殆尽啦!这一方面是气话,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我当时的真实感受。

如果我不是这个项目唯一的维护者,而只是一个从旁参与的 feature 贡献者就好了。

我有好几个想做的功能一直在往后推,现在每天在做的都是帮遇到程序 bug 的同学修 bug,以及调研同类开源程序,学习其他项目先进的视频修复逻辑。

从商业项目运作角度来看,修这些 bug 和修复录制的视频中跳帧缺文件头信息等问题肯定优先级是最高的。但我是一个为爱发电的小程序员,每周靠周六周日猛干两天出一个小版本更新的生产力有限热情也有限的个人开发者而已啊。

我享受有用户使用我参与开发的程序,向我提需求,在群里和我互动,这些都让我很有满足感。同时我厌倦像客服一样耐心回答每一位顾客提出的”小白”问题,我更喜欢和经验技能跟我在一个水平上的同好交流意见。

在一个比较多人用的项目里当开发者,获得多对一的关注,这样的机会是很难得的,应该珍惜。相比之下反复回答”小白”问题似乎并不是很大的代价,大不了不回复这些问题,让群友互助好了。

还是那个问题:我所向往的永远是得不到的和已经失去的,对已经得到的东西我总会很快失去兴趣。
听起来像个反派 Boss,其实只是一种自我贬低自泼冷水的坏习惯罢了。

最近被 AI 的发展速度惊到了

这是一个很方便为文章配图的题材,哈哈~

说到AI绘图,之前 stable diffusion 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真震撼过一次了。本以为这种需要海量训练的 AI 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发展,没想到时隔不久就又给我搞出这个生成高质量美女的模型来了!

虽然手指和大腿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露出破绽,但是对上图这种手脚都藏好的图 AI 已经是无敌了。照这么发展下去,不仅画师着急,模特网红甚至福利姬都要急了。

在赞叹 AI 绘图的强大和广大群众快乐地开始尝试 AI 绘图的同时,我也发现了一小波特别抗拒 AI 绘图的人。像很多画师把 AI 绘图称作尸块缝合,说AI画出来的作品是没有灵魂的之类。

这就像商店有批量生产的鞋子200块一双,另有全链路纯手工制作的灵魂鞋子1200一双,在外观和使用体验没有什么区别的前提下,我100%买那双没有灵魂的批量生产的鞋子。汽车地铁也没有灵魂呢,难道要我们都回去骑马吗?

Comments

  1. AI这个话题还是太大了哈哈,我觉得可预见的未来,AI可以取代一部分低级工种,比如客服(就像你说的在QQ群里碰到一些小白问题,可以让ChatGPT来回答),也可以成为辅助工具,比如自动驾驶,但要想完全取代人类的创造性工作,很难。画师应该感谢AI,可以让它成为辅助作图工具,然后自己把精力集中在更有价值的创意上,这样就有“灵魂”了。有的画师抗拒AI也有一定道理,他们觉得AI是基于自己的画作进行学习,创作出的画作都有自己的绘画风格,这里面可能会有一些版权纠纷。

    1. 创造性很难取代,不过很多美术岗位不需要很多创造性,靠人工输出提示词和后期挑选产出图补上那一点点创造性就可以产出效果很好的作品了。尤其在流水线生产大量统一美术风格的游戏上,让风格统一性很好的AI来帮搞联动的外部IP画一个符合自己游戏画风的联动角色立绘简直太合适了。当然因为现在版权问题没理清不好用在商业项目上。
      画师感谢AI恐怕很难,但也只能接受AI,然后把精力集中在其他方面了。就像游戏开发行业,本来我做游戏框架就可以活得很好,工作内容我还很喜欢。可后来出现了unity和虚幻引擎这种在编辑器界面中就可以完成绝大多数以前必须雇佣专业程序员才能实现的游戏基础框架搭建工作,降低了游戏创作的门槛,苦了程序员们。我们能怎样呢,只能加入他们,帮引擎公司开发引擎,来更好地替代更多程序员的岗位。或者去做一些引擎不好做,需要人类程序员来做的更灵活的逻辑开发。
      我很怀念十几年前游戏开发门槛极高,程序员随便写个青蛙过河的小游戏都能收获一片赞美的时代。但那已经是永远回不去的旧时代了。现在只要有好的游戏创意,有美术资源,一个人靠虚幻引擎的蓝图功能可以一行代码不写完成一个可以上架 steam 收获多半好评的游戏。
      对玩家和创作者来说,这是一个更好的时代,对程序员来说,我们失去了很多轻松的工作。
      现在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美术行业,对读者和设计者来说,这是一个更好的时代,他们表达自己的审美不再受到自身绘画能力或个人外貌的限制。对美术和摄影工作者来说,他们需要去寻找更依赖人力参与的工作,或者留守原来的工作内容,但接受手工对工业化级别的残酷竞争,靠强调纯手工打造等附加价值来生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