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賊の極意

Feed Rss

想行动时遇到了抵触情绪,于是整理了一下思路,没有结论

04.04.2016, 未分类, by , 1,234 views.

自己的活,经常做到只差一口气了,却对这个活产生了抵触情绪,就是不想做,十分抵触,严重时甚至能激起生理上恶心想吐的感觉。

最开始观察到这种症状是在研究生时代,我虽然非常想搞好研究报答教授,但真的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开始阅读论文,也不能进行任何和自己的研究课题有关的活动。即使我痛苦的流泪,在地上打滚,却依然不能让身体和大脑按自己的心愿行动。所以我的研究生时代非常的痛苦。

第二次被这个症状伤到,是我加入了大学的游戏社团,担当了其中一个游戏项目唯一的游戏程序员时,在开发的最后阶段,我突然陷入了这种不愿意工作一心想逃避的状态,也是非常的恶劣。结果我害得这个游戏项目拖了5年没有完成。现在主创成员硕士都已经毕业了,我感觉非常的内疚,但依然无法驱动自己去为此工作。

我可以自豪的说,在我专注时,我的学习效率和工作效率都是业界顶级的。但我不得不面对的是事实,能否进入专注状态并不能由我的主观决定。

至今为止,我都借助兴趣带来的专注力来学习和行动。这种借力方式帮助我取得了相当高的成就。但帆船总不能逆风而行。在我的兴趣消失的时候,那种超人般的能力和天赋也会随之消失。

我曾经尝试过压抑兴趣消失时的抵抗状态,强行执行高强度的学习计划——每天背单词12小时以上,结果只坚持了两周,计划就彻底崩溃了,而且之后再也没能重启那个背单词计划。

为了找到适用于我的解除抵抗状态的方法,我回忆了一下过去的几个成功案例。

首先是备考留学考试。当时是每天泡在自习室里看书做题,生活单调但有规律。一旦生活进入规律,那做事就比较容易坚持了。

之后印象比较深的成功案例是硕士毕业论文。当时是截稿日前一天,我连写了31小时的论文,在截稿时间前40分钟提交了我的毕业论文。当时是拖延症遇到截止日期时的效率大爆发状态,所以情况有点不一样。不过仔细回忆一下,我记得当时写论文时头脑进入了一种麻木的状态。可能是熬夜太疲倦了,我平时每分钟会出现3次的各种分心的念头在当时完全没有出现。但这种麻木又不同于完全的大脑疲倦,因为我调用专业知识时完全不受阻碍,思维运转速度正常,只有在分心这方面的活跃程度大幅度下降了。这个可能是拖延遇到截止日期时的特殊反应,不适用于解决平日兴趣消失后的抵触状态。

学生生涯结束以后,我好像就再也没有成功的让自己进入某种规律的枯燥事务中去。不过等等,我其实并不觉得写程序是一件枯燥的事啊,这个抵抗情绪的原因应该不是枯燥这么简单。它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有一天,我突然变得很抵触做某件工作,总是很想逃避。
想解决这个问题,我需要一种压抑自己想逃避的心情的能力,或者说方法,某种思考工具。

对这个问题最常见的讨论就是"自控力"了。我也读过几本自控力方面的书,也看了《少有人走的路》,不过想让我开始行动,只是读几本书还是远远不够的。开始行动需要某种契机,要等到某件事激起了我的3分钟热血,然后赶紧趁着这三分钟热血做一个决定,最好是当场就执行了这个决定的一部分,然后一个行动才有可能随之开始。依赖性太强也好自控力太差也好,这就是现在的我。最好的药是最对症的药,而不是理论上最站得住脚的药,道理说再多也无益,要看疗效。

想行动时遇到了抵触情绪,于是整理了一下思路,没有结论 有 2 条回应

  1. 2016-04-18 在 14:56 FreeKnight

    于心有戚戚焉

    回复

FreeKnight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